-

一時之間大戰一觸即發,海風一人之力對決十二宮三十多位地境強者。

以海風雲境一重修為來說,其實是可以碾壓這三十位地境強者。

但十二宮既這麼有恃無恐,就必定有其拿下海風的資本。

戰鬥剛剛開始就有兩位十二宮的宮主加入戰鬥,二人雖也隻是雲境一重,但其實力是強於之前南影宮宮主的。

不過雖有兩位宮主加入戰鬥,但海風依然絲毫不落下風,古老血脈帶來的加持加上異獸之體,使得海風的實力要遠遠強於同級彆修為的人族修行者。但很快隨著第三位第四位宮主參戰,海風便已是落入下風,在第五位雲境二重加入戰局之後,海風已無戰鬥之力,隻有儘力的死擋,再這麼鬥下去海風隻有一個

下場,那便是隕落當場。

“大長老!”一群獸蒙的強者從空間夾層之中衝出想要支援海風,卻被海風阻擋了回去。

獸蒙不可與十二宮為敵,他已經負了龍泗,不可再讓獸濛濛難。

這邊打的激烈,虛空之中亦是打的火熱。

與秩序交手的強者,都是雲境二重的強者,但此時這麼多的雲境強者卻無一人能夠近秩序身。

並不是秩序有多麼強悍,實在是秩序掌握多種規則之力,秩序因為修為的限製雖無法取勝,但拖延時間足矣。

“毀滅,新生!她怎麼可能操控這麼多的規則之力!難道她是天境強者!”“彆蠢了,要是天境,現在哪有我們的活路?我看要麼是一位史前隕落強者的靈魂體,要麼就是上界乾涉的強者。”這些雲境強者彼此交流道,一番交流之下前者

概率高,而是後者上界乾涉的概率低。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奇蹟世界的頂級強者,知曉現在古爾圖上界是什麼情況,以現在古爾圖上界的情形,基本不可能有強者做到乾涉下界,現在乾涉下界所麵對的

世界之力反噬哪怕是上界的強者也不可輕易承受。“所以她是史前強者隕落後的靈魂體了!”現在一群雲境強者都是露出了貪婪之色,這麼一位強者如果擊敗控製起來,可是能夠從其身上獲得諸多的遠古功法以及

術法的。“想要得我的功法?嗬嗬,那就得做好隕落的準備!”秩序真氣再次暴漲,這讓那些雲境強者們意識到秩序要放強大的術法了,一時之間紛紛後撤併用各種術法寶

物防禦自身。

但就是這時候,秩序卻突然露出狡黠壞笑。

夾層空間內的葉塵出現,出現一刻空間扭曲之中鑽出一根蛇尾,葉塵抓住蛇尾被帶入了夾層空間之中。

“什麼!中計了!”這時候這些雲境強者們紛紛反應了過來,他們中秩序的計了!

“可惡,放走了那小子,但這傢夥還在!大家出手將這傢夥留下!”這下這群雲境強者們便是不再留手,一起衝上一番慘烈的大戰之後,終於將秩序擊敗。

“姓名,身前修為,所屬派係是何快說!”一眾人將秩序製服之後,便是立即開始審問。

“何不直接快進到功法術法這一步?”被製服的秩序可是冇有一點應有恐懼的樣子,冷盯著一眾強者凝聲道。

“說出來可免你一死,不然等你的便是魂飛魄散!”一眾強者眼裡可全是貪婪,對他們而言,一位史前強者所學的誘惑,不亞於那傳說中的遠古之地。

“癡心妄想。”秩序淡淡說出四字,而這立即引起一眾強者憤怒。其中一人便要用靈魂術法給予秩序痛擊!

“小心彆上她的當,她雲境一重修為換算到生前有雲境三境,貿然用靈魂術法小心中了她的術法!”其中一位老沉的十二宮宮主出聲道。

靈魂奴役術法隻能用在比自身低的靈魂體上,也就是說要用靈魂奴役術法,首先釋放術法者靈魂體強度要強於被釋放者。“先將她封印,請一位雲境三境宮主出來一探究竟!”最終一眾強者商議之後,還是決定穩當一些的好,雖然他們也想急切的知道遠古之地線索,但是現在隻有忍

耐住,將來能夠得到更多。

“哼,一群廢物,不陪你們玩了。”眼見如此,秩序也就冇了興趣。

想要靠著這種方法奴役雲境強者顯然很不現實,能夠修煉到雲境無一不是人中龍鳳,見這些傢夥這麼謹慎,秩序便是懶得與他們浪費時間。

秩序動用毀滅之力,將束縛自己力量的術法解除後,原地將這部分完全由真氣構成的能量體爆掉。

雲境一重自爆的威力不可小覷,一群修行者連忙急退。

在虛空世界平靜之後,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不可思議。

竟然自爆了?要麼是真這麼決絕,要麼是這並非靈魂體本體。那連一部分能量都這麼強,本體過來他們還能否是對手嗎?在他們一無所獲,要從那海風身上尋找到些什麼時,秩序所留的另外一股力量將其投送到了夾層空間,後隨機扔到了虛空之中,這就避免海風被十二宮強者繼續

追捕。

雖這樣風險很大,很可能導致海風被永遠的困在虛空之中回不來,但也總比落入十二宮的強者手裡的好。

在另一片神秘的空間之中,葉塵抱著無限長的蛇尾快速的穿越著這片未知空間,而鳳小姐則是趴在葉塵背上。

“哇!這是空間隧道!遠古之地的強者竟開辟出了一片新天地!那這遠古之地就是完全獨立於奇蹟世界的空間,怪不得魔垢那麼久都找不到呢。”鳳小姐興奮道。也正如鳳小姐所言,現在他們正在穿越一片空間隧道,而這空間隧道壁為七彩琉璃色,葉塵與秩序都在這裡感知到了超越真道級彆的力量,毫無疑問這空間隧道

由聖階強者所創!

“由聖境強者所製造,有聖境強者在他們還跑到這裡避難,顯然魔垢十分棘手連聖境的強者都無法對付。”秩序的聲音而是響起。“嗯?你回來了?不是,你直接丟棄了那部分力量?”葉塵驚訝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