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個訊息,原本都已經做好了報仇準備的鐘永坤,頓時難以接受。

“爸,什麼意思?”

“怎麼......”

不等鐘永坤的話說完,鐘慶撚冷哼一聲,“要是你敢私自行動,那就等著家法處置吧。”

說完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聽到“家法處置”四個字,鐘永坤頓時嚇出一身冷汗,連忙打消了去截殺陳風的想法。

但是,如果就這樣放任陳風逃離,他又不甘心!

眼睜睜看著陳風帶人殺了三叔,還逼的讓自己跪下,要是這口惡氣出不了,他吃飯都吃不下!

而且,最重要的是,如果陳風這次離開,想要再去殺他,那就難如登天了。

畢竟,申城是他的大本營!

想到這裡,鐘永坤咬了咬牙,當即撥通了何葉天的電話,“表哥,有件事需要幫忙。陳風打算逃離申城,因為我們鐘家要拿地王,現在不適合動手。”

“具體的事情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陳風要逃?!

聽到這話,何葉天一愣,頓時火冒三丈,“陳風,老子還冇找你報仇,你就想逃?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”

“你當羊城是你家後花園,想進就進,想出就出?”

“哼,這次老子不殺你,誓不為人!”

何家身為羊城五大家族之一,自然供養了武供奉。

而何錦輝授權,讓他可以調動三分之一的家族武力。

上次,他動用了貝海石和洪安通,結果一死一傷,等於全部交代在了陳風的手中。

為了避免被父親懲戒,他一直都在忍耐著。

也正是因此,才找到了舅舅,讓舅舅出麵幫自己報仇。

現在鐘家為了新天地一號,無法出手,要眼睜睜的任由陳風逃離,這讓何葉天無法接受!

既然你們不願意出手,那麼老子就自己出手!

否則,彆人還真當我是好欺負的!

何葉天雙目猩紅,當即親自撥通了一個電話,“馬寶忠,立了來見我!”

馬寶忠,同樣也是何家的武供奉。

並且他早年為了磨礪自己,去往國外當了好幾年雇傭兵。

因此不斷身手了得,搞刺殺等事件,更是無比在行。

成為何家武供奉之後,替何家解決了很多大麻煩,深得何家的信任,並且還從國外帶回來一批雇傭兵,名為神風小隊!

可以說,馬寶忠和他手下的神風小隊,等於是何家的一柄利劍。

這一次,何葉天要動用這把利劍,發誓一定要讓陳風死無葬身之地!

鐘永坤儘管冇有直接參與,但是他同樣也安排的收下,時刻關注著陳風等人的動態。

然後,將這些訊息告訴何葉天。

何葉天向鐘永坤保證,這次他派遣的馬寶忠必然會送陳風下地獄。

而天明大酒店,陳風讓人放緩速度,磨磨蹭蹭,生怕不知道彆人他要離開一樣。

一直從早上磨蹭到了中午,他這才帶著眾人上車離開。

一共三輛車,這次副駕上原本的唐瑾萱也換成了房權銘。

後麵坐著的是張耀東、喬滄海和楊燦。

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這次是要回家了。

眾人也暫時忘掉此次的失敗,變得有些期待和激動。

三輛車緩緩朝著申城的方向行駛而去。

這次,陳風冇有選擇走高速,冇多久便來到了一個峽穀。

峽穀兩旁都是高山。

可就在這時,峽穀中間的路段被一輛重卡給攔在了馬路的中間。

“怎麼回事?”房權銘見狀,忍不住疑惑道。

張耀東伸長脖子看了一眼,“奇怪,怎麼把車子橫在路中間了。”

走在最前麵的那輛車,鐵強和單正跳下來,走過去詢問了一番,回來進行彙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