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做他的賢妻?

溫暖暖眼前不覺閃過自己從前的模樣。

敬重婆母,善待小姑子,就算是對待他家的傭人都和顏悅色,事事以這個男人為先,溫柔體貼。

可結果呢,她又得到了什麼?

“賢妻?不知道是什麼,我隻聽說過二十四孝老公。

溫暖暖嘲諷的笑了下,伸手將封勵宴推開,冷聲道。

二十四孝老公?那是什麼?

封勵宴微微挑了下眉,他神情有些疑惑。

坐在對麵的檸檸一直在留意爹地和媽咪,自然也聽到了剛剛媽咪明顯嫌棄爹地的話。

他立馬衝不開竅的爹地科普道:“你都不知道什麼是二十四孝老公嗎?好遜,難怪我媽咪不要你!”

封勵宴頓時冷眸看向檸檸,一副你小子是不是想要滾下車的神情。

檸檸往旁邊江思哲的身旁縮了縮,江思哲咬著唇,抗議道:“爹地,你不要嚇唬小朋友!”

檸檸躲在那裡衝封勵宴吐了吐舌頭,掰著手指道。

“24孝老公就是要聽老婆的話,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!老婆訓話,一句不要頂嘴。

老婆讓跪著絕對不要站著,老婆要美甲,就化身美甲小能手,老婆點什麼菜挽起袖子就能做,老婆的事就是天大的事兒,掙錢給老婆花,老婆購物你拎包,老婆……”

見這小孩掰著胖指頭一根根數著,頗有自己的不夠數,還去掰著江思哲的指頭繼續的模樣,封勵宴簡直頭都大了。

“嗬,你這小屁點懂個什麼!”他對這小孩說的嗤之以鼻。

溫暖暖卻笑著摸了摸小檸檸的頭,“哇,我家寶貝懂得好多,將來肯定是超級好老公,不知道要便宜了那家的小公主呢。

檸檸仰著小臉,撇撇嘴。

他學這些可不是為了未來老婆,他的老婆還冇影兒呢。

他是為媽咪,壞爹地指望不上,他是致力於全方位寵媽咪的小男子漢,可惜他現在太小了,好多事情都辦不到。

這樣想著,檸檸對封勵宴更不滿了。

他恨恨的瞪了封勵宴一眼,“哼,你這麼不爭氣永遠都追不上老婆!”

封勵宴一張俊顏都黑了,這小鬼是在鄙視他嗎?他是不是真想被丟出車去!

偏偏這時候,江思哲還一臉崇拜的抓著檸檸。

“檸檸好厲害,檸檸你再說一遍,我要學!我長大不要追不上老婆,忠伯說我爹地隻有工作,好可憐的!”

封勵宴,“……”

忠伯背後到底說他多少壞話,他回頭得找忠伯聊聊!

“噗嗤。

這時,身邊的溫暖暖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封勵宴伸臂便將這個敢嗤笑他的女人給拉了過來,他大掌緊緊箍著女人的纖腰,低頭勾唇。

“封太太,想不到你野心還挺大,準備怎麼調教我?”

男人嗓音暗啞,含著某種警告的意味在耳畔響著。

溫暖暖耳根一紅,低頭撇了撇嘴,“不敢調教封總,封總也冇那個資質!”

誰知道她剛說完,腰間的力道便加大了幾分,溫暖暖隻覺男人大掌都深陷進自己腰部的凹陷裡了。

他不開心什麼?

難不成還真想她調教調教他啊?神經病吧!

小檸檸的臉有刮傷,身上還有好幾處淤青,腦袋有個大包,溫暖暖不放心,給他做了腦部檢查。

從醫院出來,已經到了要接檬檬的時間。

溫暖暖準備帶著檸檸直接和狗男人分道揚鑣,封勵宴卻直接將檸檸塞進了他的車裡。

“一起去吃飯。

”他做出決定。

溫暖暖拒絕,“我兒子每次受傷生病,都得吃我親手做的紅燒排骨,對不對檸檸?”

檸檸接收到媽咪的信號,立刻點頭。

“是,我想吃媽咪做的排骨!”

誰知道江思哲眼睛亮晶晶的跟著就道:“我也想吃,爹地,你想吃嗎?”

封勵宴挑眉,拎著溫暖暖的後頸項便直接將這女人丟進了車廂。

“去我那裡,你做飯。

溫暖暖有些急了,蹙眉道:“我還有事呢!”

這個人到底會不會看人眼色啊!難道她還得拜托柳白鷺去接下檬檬?可柳白鷺今天好像很忙,也不一定有時間。

誰知道她正抓耳撓腮,跟著坐進車裡的封勵宴便開口。

“是不是還有個小丫頭要接?順路去下幼兒園。

車子開了起來,溫暖暖頓時驚嚇的瞪大了眼睛,封勵宴隻以為這女人是吃驚自己竟還能想起那小丫頭,也冇在意。

倒是江思哲拍起了手,非常開心,“爹地,你說的小丫頭是……唔!”

檸檸適時捂住了江思哲的嘴,江思哲眨了眨眼,這纔想起來檸檸不讓他和任何人提他雙胞胎妹妹的事兒。

可是爹地又不是小姑姑,也不能提的嗎?

醫院離幼兒園不算遠,很快便到了,溫暖暖一路急的不行。

到了幼兒園門口,她便抓了包包要下車,“我去接……小乖!”

她的包包裡有簡單的化妝品,可以稍微給檬檬改妝遮掩一下。

然而她還冇能跳下車,手腕便被男人給扯住了,他將她強行拉回到車裡。

“腳受傷了,你就老實點吧!”

他說完,竟然長腿一邁,自己下去了。

這是要紆尊降貴,親自去接檬檬嗎?溫暖暖眼前一黑,和檸檸來了同樣無措的眼神對視。

不行!這哪兒行!

溫暖暖再次去拉車門,想跟下去,誰知道前頭司機按下了鎖門鍵,轉頭衝溫暖暖哭喪著臉。

“太太,您請稍安勿躁,不要為難我,我上有老下有小,當個司機也不容易……”

溫暖暖,“……”

她隻是想下個車而已,真不至於這麼拚演技。

幼兒園門口,正是接孩子的時間,檬檬揹著個小書包跟著隊伍出來,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封勵宴。

男人西裝筆挺,是最高大的,站在那裡,氣勢太強,四周的家長下意識的遠離了他的身邊。

他太顯眼了,不光是檬檬自己,小朋友們也都一眼瞧見了。

“哇,那個叔叔好帥!”

“那是誰的爹地嗎,從前怎麼冇見過?”

“笨蛋!肯定是溫青檬和溫青檸的爹地啊!隻有他們是新來的,我們冇見過他們家長呢。

“對哦,那個叔叔和溫青檬長好像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