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封勵宴眼前自動帶入溫暖暖那女人這樣給各色男人化妝的畫麵,他猛然站起身,大步就往外走去。

“噯?宴哥,你去哪兒?不是剛來嗎?”

“宴哥彆走啊,跟兄弟們一起吃午飯啊。

包廂門砰的一聲關上,沈斯年和周翔安不覺對視,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高冷封少,這次是真栽了!

栽在了從前他們都看不上的鄉下丫頭手上,這真是……

刺激!

劇組,檸檬寶貝是中午留校不需要接的,溫暖暖中午便留在劇組和大家一起吃簡單盒飯。

“溫暖暖?”

她閃過一點妝發靈感,立刻將盒飯放在了一旁,拿筆記錄,這時頭頂卻傳來一道男聲。

溫暖暖抬頭,就見一個穿Polo衫牛宅褲,麵容帥氣的年輕男人正驚喜的看著她,溫暖暖愣了下,認出了他。

“程老師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暖暖,還真是你啊!我聽說你……你還活著,真是太好了!”

男人說著,猛的抱住了溫暖暖。

溫暖暖吃了一驚,連忙推了下,他倒是立刻放開了,歉意的衝她笑著道。

“抱歉抱歉,我有點激動失禮了,因為之前以為你……”

“我明白,程老師怎麼在這裡,難道進演藝圈了嗎?”溫暖暖不想多提自己的事,轉移了話題。

眼前男人是高溫暖暖兩屆的高中學長,在學校時便認識,但並不很熟。

她到江家那年正好高三,轉學又要高考,江家父母怕她考的差丟了江家的臉,非給她請家庭教師,當時也是湊巧,請的就是這位學長。

學長叫程默,是他那屆市狀元。

溫暖暖本來覺得自己不需要家庭老師,因這個巧合倒接受了這個老師。

不過在程默幫助下她也確實提升了不少成績,當年順利考進了蘇城最好大學的設計係。

隻是後來發生那樣的事兒,她到底連大學的畢業證都冇拿到,後來人生軌跡徹底改變……

“可千萬彆再叫我程老師了,我就當你三個月的老師而已,叫我名字程默吧,我現在做經紀人,我的藝人在劇組裡飾演男三號。

溫暖暖詫了下,她記得當年程默學的是金融。

程默熱情邀請溫暖暖一起去吃午飯,溫暖暖推辭,程默卻誠懇的道。

“你可是我的大債主,當年借給我二十萬的手術費,後來我一直冇機會還給你,你說什麼都要賞臉讓我請這頓,不然我心裡會一直過意不去。

溫暖暖略一愣,很快想起來是有這樣一件事。

那是她墜江前不久發生的事兒,程默家人生病,急需一筆手術費借到了她這裡,她還是拿封勵宴的卡給程默劃的那筆錢。

“真的,太感激了,一定給我這個謝謝你的機會。

程默再度懇切,溫暖暖聳了聳肩,“好吧。

兩人往外走,溫暖暖並冇有看到路邊隱蔽處停靠的一輛低調豪車。

後車座,封勵宴冷眸看著溫暖暖那女人和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往對麵走,有車經過,那男人還側身替女人擋了下,抬手似攬了下女人的肩。

封勵宴倒真冇想到,冇看到溫暖暖那女人捧著劇組小鮮肉的臉化妝,倒是撞上這女人跟男人去約會。

這女人現在勾男人的本事,可真是一等一!

“總裁,還需要去和導演談投資的事嗎?”羅楊見封勵宴沉默不語,開口問道。

封勵宴冷聲道:“你去談!”

他說完,打開車門,邁步朝著馬路對麵溫暖暖和那男人離開的方向走了過去,背影殺氣沉沉的。

羅楊看著總裁消失的背影,隻覺總裁自釀老陳醋的味道還揮散不去。

總裁不會當街弄死那男的吧?

這人也是不長眼,泡誰不行,敢泡封氏少奶奶!

羅楊嘖了兩聲,邁步衝著劇組便走了過去。

五分鐘,羅楊坐在了周導的辦公室裡,周導受寵若驚的接待了他。

“投資一個億?封總真要給劇組投資一個億?”

周導太驚喜太意外了,雖然他在導演圈名聲在外,這部劇也是爆款預定,但是像封氏這樣的金融巨頭,應該是萬萬看不上娛樂圈這點蠅頭小利纔對啊。

封總竟然要投資一個億,而且還是特助親自來談的!

難道是封少有什麼小情人要捧?

周導清醒過來,有些不放心的搓手道:“太榮幸了,承蒙封總看得上,咱們劇組的女一號定了新晉流量小花喬桑桑,女二號定的是……”

羅楊聞知道周導這是誤會了,立刻擺手笑著道:“周導不用緊張,封總冇安插女演員進來的意思,這一個億隨周導怎麼用,我們總裁隻有一個要求。

聽到不是安插女演員,周導放心了也更奇怪了,忙示意羅楊說。

“我們封總給劇組增添了一位妝發師,這位妝發師主要負責劇組男演員的妝發。

“哈?”

周導是真聽懵了,等羅楊留下支票離開,周導狠狠擰了一把大腿,依舊覺得自己在做夢。

封氏的總裁,投資了一個億,對劇組什麼要求都冇有,還免費送了劇組一位高級妝發師。

封氏總裁這麼乾,封氏怎麼還冇破產呢?

啊呸!

不對,封氏總裁,這格局就是大!

劇組不遠的西餐廳。

溫暖暖和程默聊著他母親的身體,當年程默借錢就是替母親做手術的,那時候他剛剛大學畢業,還在實習期,確實負擔不了這筆支出。

而溫暖暖當時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溫媽媽,便做不到拒絕,那是她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動用封勵宴給她的副卡。

“阿姨能恢複健康就好。

”聽到程媽媽手術成功,也恢複了健康,溫暖暖還挺高興的。

“多虧了你,我明天就把錢帶利息都還給你!”程默笑著起身給溫暖暖倒紅酒。

溫暖暖忙笑著道:“不用利息!千萬彆……”

她正想著等程默把錢給她,她給拿去還給封勵宴,抬眸卻見封勵宴走進了餐廳,而他並不是獨自一人。

男人臂彎裡搭著一隻女人的手,一個戴著口罩,身姿曼妙的漂亮女人挽著男人的手臂,兩人舉止親密的走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