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暖暖想到夜半離開的男人,神情略滯了下,笑著摸出手機。

“他很忙的,早上班去了吧。

“媽咪,那你原諒他了嗎?我們可以原諒壞爹地了嗎?”

檬檬想到昨晚聽到的那個故事,眨巴著眼睛就這樣問道。

溫暖暖指尖微頓,檸檸便也跟著道:“恩呢,就像小兔子原諒小刺蝟那樣。

溫暖暖遲緩的打字,“小兔子原諒小刺蝟了?”

“嗯呢,媽咪都冇聽完故事嗎,小刺蝟不懈努力,真誠道歉,小兔子原諒它了呢,他們還是好朋友每天一起玩耍哦。

”檸檸點著頭。

溫暖暖卻氣的牙癢癢,那個狗男人果然陰險,這不是藉著講故事不停給孩子們做心理暗示嗎?

他怎麼講個故事都這麼狗!

溫暖暖抿了抿唇,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一聲,低頭看卻是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。

溫暖暖點開,看到一張照片,是手部特寫照片。

女人蒼白的手緊緊抓著男人的,那女人的食指中間有一顆小黑痣。

是江靜婉,而男人的手……

雖然冇任何的明顯特征,但溫暖暖就是該死的一眼便能認出。

她看了一眼便刪除了照片,直接拉黑了號碼。

“媽咪,剛剛是什麼照片?”

因為媽咪不能開口說話,檸檸一直盯著手機,當然冇錯過照片。

見媽咪立刻刪除了,檸檸的眼睛眯了眯,若有所思。

“垃圾廣告。

溫暖暖繼續給孩子們打字,檬檬又追問可不可以原諒封勵宴。

溫暖暖看著女兒亮晶晶的眼眸,低下頭,終究是很中肯冷靜的打字。

“檸檸檬檬失蹤時,爹地曾經以為你們被壞人丟進了海裡去,爹地當時毫不猶豫的就跳下懸崖救你們了,爹地是愛檸檸和檬檬的,就像媽咪愛你們一樣。

看到溫暖暖的話,檸檸和檬檬明顯很高興。

兩個小傢夥的小臉都紅撲撲起來,小手不自覺揮動了兩下。

這樣小的寶貝,怎會不渴望父愛,不期望父親是愛著自己的呢?

看著他們這小模樣,溫暖暖睫毛輕動,她慶幸自己冇被情緒影響去說封勵宴的壞話。

大人的感情糾紛都和寶貝們沒關係,即便孩子們不能得到正常的父愛,可想起父親起碼心裡是溫暖的,這樣也是好的。

“那我們可以原諒壞爹地了對不對?媽咪也原諒壞爹地了對嗎?”

檬檬其實早就有些偷偷喜歡壞爹地了,因為壞爹地好帥,抱她抱的好高好威風。

她興奮的撲到了溫暖暖的懷裡。

溫暖暖摸了摸女兒的小臉蛋,不忍心讓孩子們失望,可她也不能違心的給他們錯誤的期盼。

“媽咪不原諒他,並不影響寶貝們原諒他,也不是所有寶貝的爸比媽咪都生活在一起的。

好了,乖乖去洗臉刷牙。

見時間不早了,溫暖暖催促。

檬檬有些低落,還想再問,檸檸卻拽著她就進了浴室。

兩個小傢夥並排站在盥洗池前刷牙,檬檬苦惱的道。

“媽咪不原諒爹地的話,是要和爹地離婚嗎?就像Ala

和Da

a的爹地媽咪一樣。

“恩,爹地實在是太遜了,連小刺蝟都不如!而且,我剛剛都看到照片了,爹地根本就不是上班去了,他又去找壞女人了!還和壞女人拉手手!”

檸檸鼓著小臉哼了一聲,吹出一嘴泡沫。

檬檬一聽這個,也氣壞了,立刻就將原諒爹地的事兒拋到了腦後。

“哥哥說的對,是爹地傷害了媽咪,媽咪纔不肯原諒他!爹地雖然也愛我們,可他又冇有養過我們,我們要永遠最愛媽咪,反正媽咪一天不原諒爹地,檬檬也不會完全原諒他!”

“嗯嗯,我們還要考驗他!什麼時候他能做24孝好老公,媽咪也肯原諒他了,我們再徹底原諒他!”

檸檸和檬檬洗漱好,從衛生間跑出來,冇想到竟正好撞上封勵宴從外麵走進來。

檸檸小眉頭一擰,立刻噠噠跑到了封勵宴身前,湊上去就用小鼻子使勁嗅了嗅味道。

像是一隻小奶狗。

“你在做什麼?”封勵宴好笑。

檸檸抬起頭,“爹地,你身上有壞女人的味道!”

封勵宴一愣,下意識去看溫暖暖,卻見溫暖暖也是一臉的驚訝。

不過想到檸檸肯定是剛剛也看到了那張照片,溫暖暖便瞭然了。

她抬眸看向封勵宴,倒是要看看這個狗男人會如何說。

“檸檸和檬檬先出去,爹地和媽咪解釋一下。

一聽爹地要解釋,檸檸和檬檬對視一眼,決定給臭爹地一個機會,兩個小傢夥牽著手就跑了出去。

封勵宴看向溫暖暖,“昨晚江靜婉自殺了,所以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溫暖暖已經打好了字。

【那她死了嗎?我猜是冇有吧。

她唇角有嘲諷的笑,她可太知道江靜婉了,那女人除了會演戲,還會什麼?

偏偏狗男人肯定又心軟了。

封勵宴眉心蹙了起來,他心裡莫名煩躁的很。

他在床邊坐了下來,耐著性子想要和她解釋。

“江靜婉當年懷的是雙胞胎……”

然而封勵宴話冇說出口,溫暖暖就跳下了床,還將手機懟到了他的麵前。

【你不用跟我說這些,我不想知道。

她收起手機就走,小臉上的淡漠不在意,讓封勵宴覺得想要解釋的自己跟個傻子一樣。

男人眸光冷清,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冷笑了一聲。

是啊,他跟溫暖暖說這些做什麼?

他現在對她做的,也隻是因為愧疚,是因為想要他的兒女們回到他的身邊罷了。

何必多做解釋?

隻是心理卻更煩躁了。

這時檸檸又跑了進來,叉腰站在封勵宴的麵前。

“爹地,你是渣男嗎?”

封勵宴,“……”

“我乾媽說了,三心二意,有很多女人,對很多女人好的就是渣男!你和媽咪都結婚了,卻還和壞女人好,你就是渣男!!”

檸檸真是氣壞了,他怎麼會有這樣的爹地,爹地到底還想不想要媽咪回到他的身邊了?

媽咪不回到爹地身邊,他和妹妹是絕對不會選擇他的!

這樣一家人豈不是就不能在一起了?

“彆胡說!爹地就隻有媽咪一個女人,你口中那個壞女人,曾經在很多年前的一次雪崩中,算是救過爹地一命,爹地對她隻是愧疚。

他冇解釋全,江靜婉那次在雪山還凍傷了身體,極難有寶寶。

後來意外懷了雙胎,卻經曆車禍,當時他也在車上,喝醉了意識全無。

江靜婉當時撲到他身上擋了下,以至於,那個叫笑笑的孩子冇出生就胎死腹中。

所以,這些年,他對江靜婉纔會格外縱容,對江思哲也會格外的疼愛。

可這些都和情愛無關,他心裡很清楚,他對江靜婉冇有半點的兒女情長!

檸檸小眉頭皺了起來,雪山?救了爹地一命?

可他怎麼有一次好像聽乾媽說,媽咪每個月肚子疼,就是少女時經曆過一次可怕的雪崩凍壞了身體,纔會那樣的。

雪崩難道是很容易碰到的事情嗎?

檸檸緊緊的皺起了小眉頭,不行,他得再找乾媽問問這件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