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封勵宴的女人,從來隻有你一個!

溫暖暖腦子轟的一下,漫不經心的神情都為之一怔,心頭因他這句話而發燙。

這像情話……

多動聽的情話啊,有那麼一刻溫暖暖都要相信,要沉淪下去了。

可心臟陡然收縮疼痛,眼前再度晃過破碎不堪的一幕幕。

她狠狠的咬住舌尖,告訴自己要清醒。

彆相信他,這是個騙局。

他又不知道想怎麼誘殺她的情感呢。

這男人因為從前擁有過,現在失去了,便想重新得到,得到後呢,隻會更不屑一顧。

可她那一雙眼眸像是有自己的情緒,頃刻轉紅,滾落下熱淚。

溫暖暖狼狽的想要偏頭,男人的大掌卻捧住了她的臉,他低下頭,親吻她沾了淚光的睫毛。

溫熱的唇,順著女人薄紅的眼角吮過淚痕,是心疼的模樣。

溫暖暖卻陡然推開他,力氣之大,竟然是將這個男人給掀翻在床。

接著女人翻身,她騎在男人的身上,氣勢洶洶,封勵宴竟愣住了。

溫暖暖眼底淚光已全然消散,她一手揪扯著他的衣領,一手急促的敲著手機鍵盤。

她將手機幾乎懟到了他的眼前。

“騙子!所有人都說我是江靜婉的替身,我溫暖暖這個封少夫人就是個笑話,連我這個替身你都孜孜不倦的睡了兩年,你會忍著不碰她?”

手機亮光刺眼,她差點將手機砸他眼睛上。

封勵宴眯著眼纔看清楚那些字。

替身?

這又是哪一齣?

他蹙眉,溫暖暖卻抄起旁邊的枕頭,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臉上。

枕頭拍在鼻子上,攻擊性不強,侮辱性賊高。

他封勵宴何時被女人這樣對待過?他微微有些愣,一時竟然冇反應過來。

溫暖暖拿枕頭又砸了下,跳下床,怒氣騰騰的就往外衝。

封勵宴拿開枕頭,翻身躍起,正要去追那女人繼續質問,就見那女人猛地打開房門。

迎麵滾進來了兩個肉糰子,竟然是檸檸和檬檬。

“哎呦。

兩個小傢夥滾到腳邊兒,明顯是剛剛趴在床板上偷聽動靜呢。

溫暖暖滿頭黑線,蹙眉瞪著他們。

她臉上的神情還冷冷的,檸檸和檬檬爬坐起來,頓時就非常識時務的舉手道。

“報告媽咪,檸檸擔心媽咪被欺負,才偷聽的。

檬檬跟著舉起手,小腦袋點的頭上羊角辮直晃悠,生怕媽咪生氣。

為了讓媽咪相信,兩人扭著頭同時瞪向了封勵宴。

封勵宴,“……”

溫暖暖纔不相信這兩個小鬼頭的話,真要擔心她,剛剛就不會看眼睜睜的看著封勵宴把她給抗走。

輕瞪了兩個小傢夥一眼,她邁步就出去了。

冇被媽咪教訓,檸檸和檬檬鬆了一口氣,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“爹地,你怎麼又把媽咪弄生氣了?”檸檸簡直對這個爹地太失望了。

“你是不是欺負媽咪了,媽咪都眼睛紅紅的!”

檬檬走到了封勵宴的身邊,小姑娘仰著頭看了看爹地,覺得爹地太高了,她要談話的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。

因此小姑娘撅著屁股爬到了床上,這才衝封勵宴揮舞著胳膊比劃了一個大大的圈,說道。

“雖然檬檬也喜歡爹地,可是檬檬喜歡媽咪有這麼這麼這麼大,喜歡爹地隻有這樣一個小指甲蓋。

爹地你要再惹媽咪哭,我就連指甲蓋都不給了!”

封勵宴看著小女孩比劃的那一丟丟小指蓋,隻覺心裡鬱結的很。

“爹地,你要是失去了媽咪,也會失去我和妹妹的。

你怎麼連個女孩子都哄不好呢,幸好我不像你!”

檸檸也走了過來,小手背在身後,歎了一口氣。

封勵宴覺得這小不點看他的眼神好像有點鄙夷?

他氣極反笑,將檸檸抓起來,夾在了手臂下。

“你很會哄女孩子?”

“那是當然,我這可是從小鍛鍊出的真本事。

哄媽咪和妹妹開心,是我做為家裡唯一的男人必須會的技能!”

檸檸抱著封勵宴的腰,說的信誓旦旦。

封勵宴聽在耳中,卻心裡驀的泛起痠疼來。

是他這些年冇有儘到做父親和做丈夫的責任,這小孩纔會像個小男子漢一樣要求自己。

他抬手,將小不點從手臂下抱了起來,放他在床上,大掌摸了摸檸檸和檬檬的頭髮,嗓音堅定。

“我不會失去你們!”

“包括媽咪嗎?”檬檬眨眨眼睛。

男人挑眉,“當然。

檸檸拉著檬檬出了房間,檬檬不高興的皺起眉。

“爹地和媽咪好像又是因為壞女人吵架啊,壞女人怎麼那麼討厭!”

“爹地是因為壞女人很多年前雪崩時救過她,纔對壞女人好的,可我懷疑當年救爹地的根本就不是那個壞女人!”

檸檸將自己思索了好久的結論告訴了檬檬,檬檬驚訝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因為當年媽咪也去了那座雪山,也一樣遇到雪崩了!爹地說壞女人為了救他可是受了很嚴重的凍傷的,壞女人那麼自私自利,我纔不相信她會那麼好。

而乾媽說媽咪每個月肚子疼,都是因為那年在雪山上凍壞的……”

“啊啊,我知道了!哥哥是覺得救了爹地的人,其實是媽咪?是壞女人頂替了媽咪,讓爹地認錯救命恩人了嗎?”

檬檬也很聰明,幾乎立刻她就聽懂了哥哥的意思。

檸檸重重點頭,他就是這麼覺得的,隻是要怎麼證明他們的猜想呢。

“那我們去問媽咪,問問媽咪是不是在雪山上救過爹地!”

檬檬說著就要跑,檸檸卻一把拽住了妹妹。

“不行不行,媽咪根本不想和爹地在一起,我們問媽咪,她肯定也不會說真話的。

而且,這件事我們自己查清楚,然後當麵揭穿壞女人的真麵目,這樣才解氣!才能替媽咪報仇!”

“那我們要怎麼做?我都聽哥哥的。

檬檬覺得哥哥說的有道理,立刻說道,檸檸湊到檬檬的耳邊嘀嘀咕咕的就說了起來。

“去爹地的辦公室找線索?可是我們明天還要上學耶?”

“笨蛋妹妹,後天就是週末了啊,到時候我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