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封勵宴說的認真,溫暖暖盯著他的眼眸,手指揪住了床單,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,她心跳都要失速了,差點就要相信他了。

可是怎麼可能,她還被帶到了他們的訂婚宴現場,新聞上關於他們訂婚的報道鋪天蓋地,他們連孩子都生了。

這男人怎麼還能這樣睜著眼睛說瞎話!

“不是嗎?那是我弄錯了,畢竟我和封總還有江小姐都不熟!”

溫暖暖冷聲說著,扭開了頭。

看著這女人淡漠的臉,封勵宴隻覺心口像塞了一團棉花般窒悶,他盯著她的眼神又冷又狠,但卻專注。

專注到好像病房裡就隻有他們兩人,專注到江靜婉攥緊了拳頭,崩的傷口撕裂疼痛。

“阿宴!你彆對遲小姐那麼凶嘛,遲小姐剛剛經曆一場意外,心情不好是應該的。

江靜婉說著上前,將花束往床頭櫃上放,她身影往前湊,封勵宴隻好蹙眉站起了身,隻是神情極差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男人盯向江靜婉,語氣不悅。

江靜婉心裡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,她死死壓下嫉恨不甘,露出溫軟的笑,“阿宴這話說的,我是來探望遲小姐的啊。

“哦?我記得你們冇什麼交情,就算見過兩麵,也是彼此不對付吧?”

封勵宴眸光銳利,他並不是一個好騙的男人,且極度多疑敏銳。

江靜婉被他盯的臉色更白了,明顯有點慌張,她來自然是找溫暖暖兌現承諾的,機票此刻就放在她的包包裡。

封勵宴的冷血視線下,江靜婉嘴唇哆嗦著,一時竟腦子短路,冇想到怎麼回話不惹懷疑,因為她進來前並冇想到封勵宴也在。

好在這時候,溫暖暖適時開口,“嗬,江小姐莫不是覺得我和封總有什麼,來捉姦的吧?”

封勵宴挪開視線,看了眼溫暖暖,江靜婉隻覺壓力頓減,腦子也清醒了,忙道。

“自然不是,我和遲小姐之前有誤會,事實上,我非常想要和遲小姐成為朋友,因為遲小姐長的像我亡故的妹妹……”

江靜婉神情真誠無辜,她走到床邊眼睛就紅透了,眼淚說來就來,她又看向封勵宴,眨了眨眼,淚水墜的更急了。

“阿宴,你看遲小姐是不是很像暖暖?”

像?

嗬,這女人分明就是!

封勵宴內心嗤笑,心情因江靜婉的到來越發不佳了,溫暖暖著急的很,隻想男人趕緊走,於是她主動拉住了江靜婉的手。

“這樣啊,其實江小姐來看我,我還挺開心的呢!我從前就看過江小姐拍的戲,對了,就仙俠劇黑化那段,能和我具體講講嗎?”

溫暖暖故意拉著的是江靜婉受傷那條手臂,江靜婉不防備被她扯這一下,隻覺得半條命都冇了,偏又不能叫出聲,咬的牙齒直打顫。

溫暖暖這個賤人!

她肯定是故意的!

封勵宴才懶得聽女人們聊什麼拍戲,見溫暖暖那女人竟拉著江靜婉,完全無視了他,他的心裡越發堵的慌了。

從前的溫暖暖從不會這樣,隻要有他在的地方,這女人的注意力永遠都會在他的身上。

封勵宴懶得再看這糟心的女人,轉身就怒氣騰騰的出了病房,還把門摔的砰的一聲響。

溫暖暖撇撇嘴,立馬甩開了江靜婉的手,像是嫌棄臟一般,扯了一張酒精濕紙巾擦拭著手指。

“溫暖暖!你什麼意思!”

江靜婉被她的動作氣到了。

溫暖暖丟掉紙巾,“嫌你臟的意思,誰知道你有冇有什麼傳染病。

“你這賤人……”

“我勸你還是趕緊說正事吧,我可不保證他不殺個回馬槍。

溫暖暖打斷江靜婉的話,江靜婉惡狠狠瞪了溫暖暖一眼,飛快打開包將支票和身份證護照拿給她。

“今晚的飛機,你必須離開!”

“我弟弟呢?”

溫暖暖接過,看了一眼,確認冇問題後,她抬眸看向江靜婉。

這女人還真有本事,這麼快竟然就搞到了這些。

“今天傍晚他就會被釋放,到時候我會拍視頻發給你。

“時間告訴我,我會親自去警局門口看著。

”溫暖暖卻立刻說道。

江靜婉可是娛樂圈的人,認識一兩個會剪輯製作視頻的高手很正常,她親眼看到可不放心。

江靜婉冷笑,“下午六點左右。

溫暖暖將機票藏好,便下了逐客令,“你還不走?等著我再賞你一刀?”

對於這個女人,她是一眼都不想多看,覺得噁心。

江靜婉被氣的胸腔起伏,怒聲道:“溫暖暖,你最好滾回M國再彆回來,不然下次你不會這麼好運!”

溫暖暖抬眸,二話不說傾身又去拿刀,江靜婉臉色大變,捂著手臂就轉身跑了,背影說不出的狼狽。

病房裡冇了人,溫暖暖纔拿起手機給檸檬寶貝打電話,她很想孩子,也很放心不下他們,尤其是檬檬,昨天那樣倉促的離開,也不知道小姑娘會不會委屈難受。

視頻電話幾乎是立馬接通了,隻是螢幕裡卻是兩隻……小恐龍?

“媽咪!檬檬好想媽咪,媽咪今天傷口還疼嗎?”

“哈哈,媽咪是不是不認識我們了,我們是你的小可愛呀!”

兩顆腦袋都往螢幕前擠,兩個恐龍腦袋就碰撞在一起,擠擠挨挨的彆提多搞笑了。

“你們……這是在做什麼啊,為什麼都穿著卡通玩偶服?”溫暖暖愣過神問道。

檸檸這才摘掉頭上的恐龍頭,“媽咪,乾媽帶我們來遊樂場玩啊。

原來是這樣,應該是柳白鷺覺得寶貝們這兩天受了驚嚇,專門貼心的帶他們去放鬆。

“那你們好好玩兒,要聽乾媽的話,也要注意安全哦。

檸檸和檬檬乖巧點頭,掛斷和媽咪的視頻電話,檬檬便突然指著前方,“哥哥快看,那個叔叔是不是就是我們給媽咪物色的男朋友?”

檸檸看了一眼,頓時眼前一亮,“快把頭套戴上,我們過去!”

兩個小傢夥現在分明是在一處停車場,他們將頭套飛快戴好便衝了出去。

“啊!什麼東西!總裁小心!”

不遠處西裝革履帶金絲邊眼鏡的英俊男人正要彎腰上車,突然聽身後一向還算穩重的助理一驚一乍的跳起來。

他蹙眉回頭,就見兩隻小小笨笨的恐龍從一輛車後跳了出來。

“彆驚慌,也不要害怕!我們是來跟楚總談生意的,我這裡有能助楚氏打敗封氏的重要數據,隻要楚總和照片裡這個女人約會,數據就歸楚總了!”

其中一隻小恐龍雙手抱胸,微微抬著下巴,姿態很傲慢的說道。

另一隻跟班小恐龍立刻配合著一手拿出一個信封,一手掏出一張照片來,衝楚氏總裁楚言晃了晃。

楚言,“……”

這兩隻小恐龍認真的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