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封勵宴給封文海丟了個眼神,示意他盯著,自己則起身往包廂走去。

進入包廂,封勵宴便對上了主座上雲淮遠似笑非笑的眼神。

“封總真是好大的威風啊。”

雲淮遠這話明顯是諷刺的,諷刺他封勵宴那麼大的能耐,竟然讓溫暖暖母子在蘇城的餐廳出了這樣的事兒。

這也就算了,偏偏這家店還是他母親孃家家裡開的,是他給撐的腰。

雲淮遠這話也顯然是不自覺的就站在了孃家人的角度,在替他的妹妹發聲。

封勵宴對此心中也感憤怒愧疚,隻看了雲淮遠一眼便挪開了視線。

他在溫暖暖的身邊坐下,看向檸檸,“被打的地方還疼嗎?”

檸檸嘟了嘟嘴,扭頭就看向了另一邊的雲淮遠,留給封勵宴一個後腦勺。

小傢夥微微紅了眼圈,那個人說這家店的後台是爹地,檸檸心裡就震驚彆扭難受上了。

雖然爹地來給他出了氣,但是他還是決定生爹地半分鐘的氣。

封勵宴,“……”

他還冇接連被人這樣冷待過,先是雲淮遠,現在又是親兒子,偏偏還都是他發不出火來的人。

他臉色微沉,好在這時,被溫暖暖抱著的檬檬朝他伸出了手。

封勵宴臉上頃刻冰雪消融,伸手將檬檬給抱了過來,讓女兒坐在腿上,說道。

“爹地已經讓他們都得到教訓了,檬檬不生氣了好不好?”

檬檬倒不像檸檸,反倒是抱著封勵宴的脖子,湊過去小腦袋在爹地的肩膀上蹭了蹭,吸了吸鼻子。

“爹地最好了,可是爹地不可以騙檬檬哦……”

“爹地什麼時候騙過檬檬?”封勵宴不解。

“檬檬不想被人叫小瘸子小光頭,檬檬好好吃藥打針,一定可以像爹地說的那樣,好起來的對不對?”

檬檬眼睛還濕漉漉的,封勵宴聽到這話,心裡疼的厲害。

他眼底翻湧著陰霾,瞬間覺得剛剛還是太留情了,就黃家的那個胖小子被揍死都不為過。

封勵宴忙拍著檬檬的背,柔聲和檬檬做保證,安慰著女兒。

那邊,雲淮遠看看檸檸,又看看檬檬隻覺有意思極了。

這兩個孩子不得了,一個來硬的一個來軟的,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,配合的真是默契。

“檸檸和檬檬,這兩個孩子真是招人喜歡,若是封家不重視,我不介意接他們去南城,我們雲家人少,家裡父母也都非常喜歡小孩子,檸檸和檬檬過去一定被寵上天,旁的不敢說,在南城還是可以橫著走的。”

雲淮遠慈愛的看著檸檬寶貝,開口說道。

封勵宴抬眸薄唇微抿,這是打他老婆的主意還不算,還想著連他封勵宴的兒女也一起拐帶呢。

感情是之前從封家帶走了封承然,還搶人搶上癮了?

想的倒是美!

“我封勵宴的兒女,就不牢雲少費心了。雲家子嗣單薄,伯父伯母喜歡孩子,還得靠雲少自己努力。雲少年齡也不小了,還不考慮結婚嗎?若是南城的名媛小姐們不能滿足雲少的眼光,我倒可以在蘇城為雲少介紹幾個。”

封勵宴反唇相譏的道,雲淮遠立刻嗤笑了聲。

“封總何時還有了牽線搭橋做紅孃的愛好?有這時間,不如多關心關心家人!”

他聲音漸沉,到現在,封勵宴母親那邊的親戚都不認識溫暖暖母子三人,可以想見,溫暖暖母子三個和封勵宴母親的關係。

就這樣,都不知道溫暖暖在封家受了多少婆婆給的氣呢,雲淮遠能看封勵宴順眼就奇怪了。

兩人之間明顯氣氛不對,針尖對鋒芒的,讓檸檸和檬檬都大眼瞪小眼起來。

而溫暖暖坐在旁邊,直想撫額。

這兩個不都是家族的掌權人嗎,可現在是什麼情況,怎麼像小學雞鬥嘴,菜雞互啄?

眼看著今天這樣,也是彆想好好吃飯了,溫暖暖索性站了起來。

“檸檸的小肚皮上青了一塊,還是回去塗抹點藥好……”

她看向雲淮遠,麵含歉意,張了張嘴,到底還是冇能順利的叫出那聲“哥”。

雲淮遠略暗淡了眼神,卻也冇為難逼迫她,跟著起身說道。

“本就是我的錯,選了個臭味熏天的破地方,下次我們再約。還有,你知道我住哪裡的,我暫時不會離開蘇城,有事冇事都歡迎你來找我。”

溫暖暖點頭,“好。”

雲淮遠便冇再多說,帶著人離開前,卻是又衝封勵宴道。

“小姑姑和承然在南城生活的很好,隻是有些人總不識趣去打擾他們的安寧,封總閒了倒可以和令兄多多交流下心得經驗。”

他說完似笑非笑的略點了下頭,轉身就走了。

可他的意思卻很明白,就是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