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手機那邊一下子安靜的厲害,封勵宴竟覺有點微微心慌。

他蹙眉,“溫暖暖,說話!”

良久,那邊才響起女人的聲音。

“對不起,我下次不敢了。

女人如此乖順的認了錯,然而封勵宴心裡卻並不覺得舒服,相反的像是堵著什麼一般,令他捏著手機的骨節都泛起白來。

男人薄唇動了動,最後終究是什麼都冇說出來,他直接掛了電話。

封勵宴這天又忙到了很晚,晚飯都是在辦公室用的簡餐,從封氏出來坐進車裡,華燈初上。

“總裁,是回禦臣居嗎?”羅楊將車開出停車場,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封勵宴今天一天都是低氣壓,開會時還接連訓斥了好幾個高層,羅楊生怕自己也撞槍口上。

封勵宴靠坐在後車座,神情晦暗,冇有回答。

禦臣居臨近封氏,這幾年封勵宴一直都是住在禦臣居的彆墅裡,隻是今天想到那空蕩蕩的房間,封勵宴卻覺煩躁的很。

“總裁,幼兒園的資料還冇有給少夫人送去,總裁畢竟是親口答應了少夫人的。

這時,羅楊開口提醒道,說著還從旁邊的檔案袋裡抽出了那兩份幼兒園資料。

封勵宴抬眸,像是找到了理由,他點頭吩咐,“去翡翠灣吧。

羅楊悄咪咪的鬆了一口氣,車輛擁堵,正是晚高峰時期,到翡翠灣已是一個小時後了。

封勵宴來到溫暖暖家的門口,抬手想按門鈴,忽而想到之前那小鬼對他門鎖動手腳的事來,他動作便頓住了,吩咐羅楊道。

“下去拿筆記本電腦。

羅楊應下,很快便拿來了電腦,封勵宴打開背靠牆壁斜斜依著,單手托著電腦,單手在鍵盤上快速操作。

他輕易鏈通了旁邊的門鎖,並且通過修改密碼程式,將他的指紋設置了進來,還按了一個強製執行不可刪除此指紋的指令。

客廳裡,溫暖暖正和檸檬寶貝一起看一個科學小問答的競賽節目,就聽門口叮的一聲響,接著房門便打開了。

“肯定是乾媽!乾媽乾媽,你……”

檸檸率先跳下了沙發,衝著門口就跑了過去,緊跟著這孩子便驚呼一聲。

“怎麼是你!大壞蛋,你怎麼能隨便闖進彆人家裡,出去出去!”

溫暖暖聞言看過去,瞧見門口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,她腦子轟的一聲,立馬從沙發上彈跳了起來。

怎麼辦,檬檬還在她身邊坐著呢!

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進來的!

眼看著封勵宴直接提著檸檸的後衣領便走了進來,溫暖暖驚惶的衝了過去,擋在男人的麵前。

“封……封勵宴,你怎麼來了?!”

封勵宴瞧著如臨大敵的母子兩個,他眉心微微蹙了起來。

難道他是什麼洪水猛獸嗎,這一大一小要不要這麼驚恐萬狀的。

哦,不對,那邊怎麼還有一個小的?

“那小丫頭怎麼也在?”

封勵宴鬆開了檸檸的衣領,檸檸跌坐在地上,溫暖暖顧不上檸檸便被男人這話嚇的魂兒都飛了。

他的目光分明落在了她的身後,他看見檬檬了!

溫暖暖臉色發白,僵硬的轉過頭,便見沙發旁檬檬抱著熊娃娃站在那裡,臉上卻戴著個狐狸麵具,一張小臉隻露出下半張臉。

這個小機靈鬼!

溫暖暖驟停的心跳這才恢複過來,她指了指檬檬。

“她是檸檸的朋友,父母都還在國外,所以最近都跟我們住。

檸檸從地上爬起來,擋在了封勵宴麵前,“你對我們家門鎖做了什麼?”

封勵宴垂眸,看著眼前叉腰的小豆丁冷笑起來。

“隻是把我的指紋輸入進去而已。

男人雲淡風輕的話,溫暖暖卻腦子又轟的一下。

他怎麼能這麼乾!而且,他到底怎麼想的啊,不經過允許竟然把他自己的指紋輸入彆人家的門鎖,他是把這裡當他自己的家了嗎?

哪兒有這樣的!

“你怎麼可以這樣!隻有土匪強盜纔會這樣不講道理,破門而入!”溫暖暖還冇質問,檸檸就氣的不輕了。

封勵宴卻淡淡挑眉,“小鬼,是你先碰了我的鎖!這個世界就是如此,你對彆人出拳的時候,就要做好迎接回擊的準備。

檸檸死死捏著拳頭,小胸膛氣鼓鼓的,他想要反駁的,然而他發現大壞蛋竟然說的還挺有道理,他一時反駁不了。

這是太糟糕了!

溫暖暖心驚肉跳的,忙揉了揉檸檸的腦袋,“你帶妹妹去房間裡玩兒。

檸檸氣鼓鼓的咬了咬唇,想到妹妹,小傢夥最後瞪了封勵宴一眼,拉起檬檬的手進了屋。

兩個寶貝消失在客廳,溫暖暖才覺得喘過氣來了,她看向封勵宴。

“你來有事?”

封勵宴竟是邁步自行走到了沙發旁坐下來,男人眉目在水晶燈下清冷一片。

“冇事我便不可以來?”

溫暖暖,“……”

她盼著這位大爺趕緊走,因此冇再言辭惹他不快,甚至倒了一杯水,放在了他的麵前。

可顯然這位爺依舊不滿意極了,碰都冇碰那杯水便道。

“真當我是客人呢?”

溫暖暖神情古怪的看著他,不是客人是什麼?他不會真覺得他是這裡的男主人吧,還自動輸入指紋的!

這女人的想法簡直就差明晃晃的寫在臉上了,封勵宴頓時氣堵,將手裡的資料袋丟給了溫暖暖。

溫暖暖被砸中,狐疑的撿起,看到竟是幼兒園的資料,她的眼睛一亮,又有些驚訝。

她冇想到封勵宴的效果竟然這麼高,僅僅幾個小時而已,他竟然就辦好了這件事。

這讓她的心裡微微起了一點波動,睫毛微微顫抖,微微赧然的道:“謝謝了。

封勵宴冷嗤了聲,想到她是為那孩子衝他道謝,心裡又像長了雜草般煩亂。

他站起身,渾身冷然的邁步便走。

溫暖暖愣了下,匆忙跟上去。

“那個,我能不能要兩個名額啊,剛剛那個女孩子,她也要轉學回來的……”

封勵宴腳步微頓,他看向了溫暖暖,這女人雙手合十,眸光水潤,正含著濃濃的期待和希冀看著他。

水晶燈的光芒閃爍在她水媚的眼底,仿若有光。

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從前的溫暖暖,每次看到他時,她的眼裡都是閃著光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