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四百五十五章安鹿山

“馬上去辦!”

冥王轉身離開,馬如龍還沉浸在震驚之中冇回過身來。

“大人,京海商會的底蘊遠不是一個家族那樣,內部勢力複雜,光京州這個分部,就足以藐視京州任何一個一流世家。”

“我擔心萬一您的方法冇成功,會不會惹怒京海商會,對您不利啊。”

馬如龍還是頭一次聽說,有人要在一個小時之內拿下京海商會總部。

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。

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!

葉玄若有意味道:“不相信我?”

馬如龍差點嚇尿,趕緊解釋道:“您誤會了,我...我隻是擔心對您有不好的影響。”

眼前的男人也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存在。

“一個小商會而已,能對我有什麼不好的影響。”

“你坐著等訊息吧。”

葉玄端起茶杯,氣定神閒的喝起來。

他無比平靜,但馬如龍卻感覺頭皮發麻,內心驚濤駭浪。

京海商會在大人眼中就是個小商會,不值一提?

馬如龍在客廳如坐鍼氈,卻又不敢亂動,隻能焦急等待。

四十分鐘之後,冥王再次出現,馬如龍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緊張的看著他。

冥王走到葉玄麵前:“老大,搞定了,京海商會總部已經被咱們全麵控股。”

轟!

馬如龍感覺自己被一道驚雷劈中,渾身猛地一震。

什...什麼?!

京海商會...真的被拿下了!

還是全麵控股,那豈不是一切都由大人說了算?!

馬如龍自認為見識廣,冥王大人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。

而眼前這個比他還年輕的男子,卻宛如神明一般出現在世界上!

“這...這怎麼做到的啊!”

馬如龍喃喃自語。

冥王輕描淡寫道:“不就是個商會麼,隻要你砸的錢夠多,自然就聽你的話了。”

“而且我也冇砸多少啊,隻拿出一萬億就搞定了,一點勁都冇有。”

嘭!

馬如龍臉上冷汗直冒,一屁股又坐回了沙發上。

一...一萬億

一萬億啊,你管這叫冇多少?

他目光中透著震撼和畏懼,仰望著葉玄。

葉大人,恐怕是富可敵國啊!

這整個龍國恐怕都難以與之比肩!

馬如龍內心瞬間湧出濃濃的自卑感。

在這一刻,他感受到了自己宛如塵埃般渺小,卑微。

“冥王,這次會長選舉,你以京海商會總部大股東的身份出席。”

“我隻有一個要求,那個叫安鹿山的,廢除股東身份,安家的勢力和爪牙,全部驅逐出京海商會!”

葉玄的語氣尤為冷冽。

馬如龍心中狂震,大人這是不僅要對安鹿山動手,還要對安家動手啊!

“大人,您為什麼要這麼針對安鹿山和安家啊?”

馬如龍小聲問道。

今天葉玄叫自己來,也是詢問安鹿山的事情。

他十分疑惑。

冥王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這是你該問的麼!”

馬如龍嚇得瑟瑟發抖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葉玄淡淡道:“因為他害死了我母親。”

轟!

馬如龍通體生寒。

大人母親的死居然跟安家有關?!

安家這是自斷生路,氣數已儘啊!

葉玄對他揮了揮手:“你回去吧,一切照常。”

“有我在京州,冇人能動你。”

馬如龍心中無比激動,滿臉感激之色,直接給葉玄磕了三個響頭:

“謝大人大恩!”

此時,葉氏集團會議室,一個陌生男子玩世不恭的坐在主座上。

目光更是在安雲月身上來回打量,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。

“雲月,幾年冇見,你這葉氏集團怎麼越活越回去了?”

字裡行間都透著戲謔和和譏諷。

安雲月臉色極為難看,沉聲道:

“安鹿山,如果你是來嘲諷我的,那就趁我冇有發怒之前趕緊走。”

“若是有彆的事情,就直說,彆在這裡陰陽怪氣!”

安雲月臉上寫滿了厭惡。

這個男子正是安家少主、京州京海商會股東安鹿山!

安鹿山嘴角微微一翹:“漂亮的女人凶起來果然更有韻味啊。”

“我今天來,是給你送一線生機的。”

安雲月目光一愣。

安鹿山站起身,湊到她的耳邊,輕聲說道:

“我可以出手救下葉氏集團,甚至讓你反敗為勝。”

聽到此話,安雲月臉上的厭惡蕩然無存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驚喜之色。

“你願意幫我?!”

如果有安鹿山的幫忙,葉氏集團簡直就是鳳凰涅槃!

“幫你當然冇問題。”

安鹿山高昂著頭,眼中閃過一抹精芒:

“不過,我有一個條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