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四百七十五章你,膽子不小啊!

柳輕眉微微一愣。

她聽出葉玄語氣中的不對,一臉認真道:

“我馬上就過來。”

怕不是有什麼人在大人麵前班門弄斧!

柳輕眉絲毫不敢耽誤時間,掛斷電話就往唐家趕。

葉玄收起電話,重新回到飯桌。

“唐姨,我等會兒有事,可能會先離開一下。”

葉玄笑著對唐婉茹說道。

唐婉茹點點頭:“你的事情要緊,不礙事不礙事。”

她也不想葉玄一直待著這裡被人羞辱!

然而話音未落,唐若彤的聲音陡然響起:

“喲,藉口找得還挺好,我看有事是假,裝不下去了纔是真的吧。”

唐若彤滿臉冷笑,雙手環抱在胸前:

“不過,欺騙我唐家,還對天少言語無理,這就想一走了之了?”

唐婉茹臉色陰沉無比,沉聲怒喝道:“你們彆太過分了!”

“光憑一家之言就說葉玄冒領功勞,給他亂扣帽子,是覺得自己人多勢眾麼!”

一股騰騰昇起的怒火從唐婉茹身上肆虐開來。

若不是最開始被葉玄拉住,她早就暴走了!

在場不少人都被她震懾住。

徐小鳳率先打破這個氣氛,露出囂張至極的姿態,與唐婉茹對峙:

“天少什麼身份,他會說謊?”

“我看你就是想包庇葉玄,畢竟你現在手腳也不乾淨!”

“你靠著葉玄耍小聰明,從我家弘哥手裡奪走唐家集團的管理權,還以為自己有多高尚?”

徐小鳳陰陽怪氣的話引起不少唐家族人的附和。

“你…!”

唐婉茹拳頭緊握,嬌軀狂顫。

她真是被徐小鳳潑婦行為氣壞了。

“唐氏集團的管理權是爸給我的,我可以不要,你們讓他收回去啊!”

唐婉茹怒不可遏。

唐振國此時閉口不言,臉色漆黑如墨。

天修然的背景強大,但葉玄這邊給他的神秘感也十分強烈。

唐振國左右為難,不敢輕易下決定。

走錯一步,萬劫不複!

“唐姨,何必跟一些垃圾置氣,彆氣壞了身體,我陪你出去走走。”

唐姨大病初癒,葉玄不想跟這群跳梁小醜糾纏下去,影響到唐姨的情緒。

“媽,我們聽葉玄哥哥的,走!”

唐紫萱準備起身離開。

“葉玄,你想走也可以,跪在地上給天少自罰三杯,作為道歉!”

唐若彤拿起三個乾淨酒杯,全部倒滿白酒。

雙眸跳動,目光挑釁。

唐袁弘第一個舉手讚成:“冇錯,天少可是我們唐家貴客,受了這麼大委屈,必須道歉!”

眾人現在都認為天修然是個潛力股,巴不得在天修然麵前表現。

這可是自己今後的資源啊。

“跪地自罰三杯我都覺得太便宜了!”

“那是人家天少寬宏大量,讓他跪著喝三杯酒就完事了,這要換做其他人,得罪天少,腿已經被打斷了!”

眾人七嘴八舌,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,準備看好戲。

天修然眼中閃過一抹精芒,嘴角微微翹起。

這簡直太好不過了。

現在完全不需要自己說話,唐家人都會推波助瀾。

葉玄眼神從唐家眾人身上掃過,宛如在看一群無知小醜表演。

“讓我道歉?”

“他,承受不起!”

一語驚起千層浪,唐家眾人更是口水四濺,叫囂起來。

居然說天少承受不起他葉玄的道歉?!

真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狂妄自大!

一抹極致的鋒芒陡然從天修然眼中迸射出來:

“葉玄,誰給你的勇氣?”

“來,你現在就跪著把這三杯白酒喝了,看看我能不能承受得起!”

天修然的眼中滿是陰狠之色。

他什麼時候被人接二連三的藐視過!

今天必須讓葉玄像條狗一樣趴在自己腳下!

就在這時,一股可怕的滔天氣勢從門口滾滾襲來。

柳輕眉踩著高跟鞋,渾身冷意森森,雙眸寒淵如雪,宛如一尊冰山女帝。

她的目光瞬間鎖定了天修然,殺機噴湧:

“你,膽子不小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