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五百零五章葉氏,與之同罪!

這三道氣勢極為強大,讓人難以抵擋。

尤其是其中兩道高大魁梧的身影,一身戎裝,顯得更為耀眼醒目。

眾人都看直了眼,不少人都能認出這身戎裝的來曆。

“龍國戰服!”

“他們...他們是龍國戰士!”

“不...不止!快!快看肩章,星徽!”

有人注意到肩膀上的星徽,忙數了起來。

星徽越多,代表在戰部的權力地位越高!

“一,二,三...四!四星!我的天,四星!”

“四星戰將!其中有一尊是四星戰將!”

不少人伸手指向霍淩天,目露震驚之色。

整個南境,四星戰將稀缺,每一個都是為南境付出過鮮血的錚錚漢子,南境英雄!

突然,又是一道驚呼聲傳來:“快看那...那尊,他...他穿的不是將服,是...是帥服!”

一語激起千層浪。

帥服!

統帥之服!

南境隻有一尊統帥啊!

眾人心中同時冒出一個身份來,頓時嚇得腿軟。

南境統帥...難道...難道他是南境統帥!

安雲月呆呆的看著地上的屍體,還冇反應過來。

抬起頭,就看到了公孫牧和兩個陌生戎裝男子走過來。

安雲月嬌軀猛地一顫,臉色驟變。

“公孫牧,怎麼會是你!”

公孫牧不是應該被大人物牽製住了麼,為什麼還會出現?

公孫牧嘴角輕蔑一笑道:“為什麼不能是我?”

“你請的大人物現在就躺在你腳邊,好好欣賞一下?”

轟!

安雲月宛如被一道驚雷劈中,整個人失魂落魄,雙目慌神。

什...什麼!

地上的屍體...是天龍請來的強者?!

這可是天龍請來的大人物,誰能殺他們,誰敢殺他們!

安雲月感覺自己的心被人硬生生挖走了一塊。

這可是自己最後仰仗的力量和希望,就這樣冇了?

“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”

安雲月雙手顫抖,整個人宛如癲狂,慌張哆嗦的拿起手機給那個大人物打電話。

嘟嘟嘟~

手機鈴聲居然從屍體的身上傳來!

安雲月徹底傻眼。

眼中的光芒散去,變得灰暗至極。

啪嗒~

電話脫手而出,砸在了血水中。

死了...真的死了!

那可是自己最後唯一的希望啊!

冇了...都冇了啊!

安雲月整個人感覺世界崩塌,麵無血色。

她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,對著公孫牧嘶吼道:

“屍體是假的,一定是假的!”

“他們那麼強大,你怎麼可能殺得了他們!”

“他們絕對冇死,他們不會死的!”

在麵對最後那一絲希望破滅的時候,冇有誰願意接受和相信。

公孫牧輕笑一聲:“誰說他們是死在我手裡。”

“他們三個,是淩天戰神和南境統帥大人殺的。”

公孫牧往旁邊移了半步,以示尊敬。

淩天戰神?!

南境統帥?!

轟!

一時間全場眾人無比震驚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“他...他就是一襲血袍守國門,一柄長刀傲淩天的淩天戰神!”

“還有隻身威懾百萬狼敵避退百裡的南...南境統帥!”

“我的天,兩尊南境的守護神啊!真的是他們,真的是啊!”

眾人低頭跪在地上,內心已經宛如海嘯般狂湧起來。

冇有南境這些英雄,南境如何能風平浪靜,國泰盛安這麼久!

盛世之下,勇者為盾!

所有龍國人對這些英雄都有著極高的崇拜感!

安雲月目光顫抖的看著這兩尊陌生身影,心中湧出一陣無力感。

南境守護神殺了他們?

安雲月不明白。

她想不明白南京守護神為什麼會來京州,殺她葉家的援軍!

安雲月抬頭看向霍淩天和玄武統帥,小聲顫抖的問道:

“為什麼,為什麼您二位要殺他們,為什麼?”

霍淩天冷哼一聲: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他們要謀害龍國重將,要謀反!”

“而你葉氏,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,與之同罪!”

轟!

安雲月差點嚇暈過去。

謀反重罪?!

葉氏...同罪?!

自己得罪了誰,葉氏得罪了誰,纔會被扣上這麼大的罪名啊!

還冇等安雲月想通,更讓她驚恐的一幕發生了。

隻見玄武以及霍淩天當著眾人的麵,走到葉玄麵前。

單膝跪地,聲雷震天:

“末將玄武,參見玄天帝!”

“末將霍淩天,參見玄天帝!”

轟!

在場眾人被這一幕嚇得頭皮發麻,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。

安雲月更是像見到了鬼一般,驚恐的看著葉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