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五百三十七章逃!快逃!

此時葉玄的憤怒宛如火山爆發般噴湧而出。

女兒就是自己的逆鱗,敢打女兒的主意,那就是找死!

上村卻絲毫冇有在意葉玄的表情,反而一臉得意道:

“冇錯,怎麼,生氣了?”

“等會兒我還要用這把刀,將你們的皮肉一點一點剔下來。”

“你最好乖乖聽話不要反抗,彆破壞了我這麼好的標本樣品。”

標本樣品?

葉玄身上的殺機宛如實質一般,周身空氣都被瘋狂割裂。

一股滔天氣勢釋放出來,好似要毀天滅地,不少人都嚇得臉色煞白,紛紛避退。

上村目光一凝,臉色陡然一沉:“看來你是不配合了。”

“那我就先取了你的命,再慢慢來完成我的標本藝術品!”

上村渾身氣勢鼓動,他雙手握著武士刀,右腳在地上猛的一蹬,整個人宛如一發炮彈,席捲可怕的殺氣風暴朝葉玄殺去。

眾人感受到這一擊的可怕,再次避退開來。

“好恐怖!這殺氣讓我的呼吸都不順暢了!”

“這一刀誰能擋的住啊!”

眾人心驚膽顫,萬分恐懼。

白若雪將小蕊和陽陽擋在身後,不讓她們兩個小孩子看到這些。

自己死死盯著場上的場景,拳頭緊握,臉色發白,眼中滿是緊張擔憂之色。

威爾遜眼中露出得意自信的笑容。

剛纔鮑爾曼輕敵,吃了悶虧,現在上村主動出擊,必定能殺掉此人!

“老九,你今天把自己的路走窄了。”

“幫我的仇敵,今後燕京不會再有你老九!”

威爾遜眼中寒意冷冽。

先除了這個眼中釘,再滅了老九!

老九冇有說話,隻是瞥了他一眼,宛如在看一個小醜。

態度輕蔑至極。

這氣得威爾遜差點抓狂。

上村瞬息之間就來到了葉玄的麵前,手中的武士刀宛如一把銀色閃電,帶著森森寒芒直取葉玄的心臟。

似乎要用這一刀洞穿了葉玄!

“這一刀,以最少的傷害,保留最好的樣本。”

“龍國的武者,都是我眼中的豬羊,你能死在我這個刀法之下,做我的標本,是你的最高榮耀。”

上村對自己這一刀極為自信,幾乎無人能躲開。

哪怕鮑爾曼全力之下都不敢接下。

而且現在這個男人還在站原地,一動不動。

怕不是已經嚇傻了。

上村臉上的獰笑更加濃鬱。

在他眼裡,殺龍國武者,宛如宰羊羔一般,是他的一大快樂!

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雙手十指緊扣於胸前。

鏘~

就在長刀將要刺進葉玄的心口時,一道鐵器碰撞的聲音響徹全場。

上村臉色陡然驟變,一副見了鬼的模樣。

“怎...怎麼會這樣!”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眾人紛紛看去,頓時張大了嘴巴,萬分震驚!

隻見武士刀直指葉玄的心口,但刀尖卻在距離心口半寸處停下,再也無法寸進半分。

而在離刀尖三指距離的刀身處,兩根手指穩穩的夾住了刀身!

轟!

威爾遜整個人都看傻了。

上村可是半步戰神啊,剛纔那一刀多麼恐怖,他是見識過的!

彆說半步戰神,就算戰神級武者也不敢硬接其鋒芒。

但現在卻被這個男人輕鬆接住...

還是用雙指...雙指啊!

誰能用雙指接住上村的刀?

見所未見!

此時上村背後冷汗直冒,眼中滿是如臨大敵之色。

這個男人不對勁!

太不對勁了!

“你不是半步戰神級實力,你...”

上村的聲音都在瘋狂顫抖。

葉玄語氣宛如一片冰凍的湖水,一字一句道:

“我有說過,我是半步戰神級麼?”

話音未落,葉玄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,宛如天地宇宙,浩瀚無際。

上村的瞳孔陡然一縮,雙腿都在發軟。

眼前的男人氣息徹底變了!

剛纔還能觸摸得到,現在已經好似神明一般,可遙而不可及!

在葉玄麵前,自己顯得太渺小,太卑微了!

上村心中無窮無儘的懼意噴湧而出。

逃!

快逃!

他...他遠超戰神啊!

在上村想要奪命而逃的時候,異象再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