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五十七章幻想

九爺一臉緊張的看著葉玄和冥王,半點聲響都不敢發出。

從葉玄的氣勢上看,明顯就是要跟錢家一決雌雄啊。

想想錢家也算是燕京一流,但得罪了眼前的大人物,隻會悲慘收場。

冥王往前一步,臉色無比嚴肅道: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

他頓了頓,繼續道,“老大,這桃山是燕京聖地,需要走多方手續,可能會比較複雜一些。”

葉玄看著夜色中的桃山,雙目微眯。

自己要做一場轟動燕京的婚禮,自然會動用到很多的關係。

他手一翻,一枚古樸的戒指落於手心。

“冥王,該動用龍戒的時候就用,其他的不用管。”

這正是蕭破天在天南交給自己的東西。

雖然自己不想欠蕭破天的人情,但欠了也無妨。

蘇淩瑤這輩子因為他,吃了很多苦。

而且一生隻有一次婚禮,葉玄願意不惜一切。

龍戒!

九爺雙目放光,滿是震撼。

整個龍國也就國家最高統帥蕭帥擁有啊。

現在出現在殿主手中......

九爺頭皮發麻,全身觸電一般。

他不敢再想下去,那完全不是自己能夠觸及的。

“遵命!”

冥王雙手接過龍戒,眼中綻放出自信的精芒。

見龍戒如見蕭帥,隻要有它,不管是燕京各級權力機構,還是戰部,都得服從!

會議室裡的內容,乃絕密,除了在場的四人,無人知曉。

錢家父子訂到婚宴廳,滿意的離開。

錢恒更是心情大好,直接把蘇千柔約了出來。

燕京高檔情侶專題酒店內

蘇千柔趴在錢恒的懷裡,媚軟無骨。

“今天晚上,我跟我爹去皇家園林,把婚宴廳訂下來了。”

錢恒嘴角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。

“訂好了?親愛的,你真是太棒了!跟剛纔一樣棒!”

蘇千柔眼中冒著星光,在錢恒臉上親了一大口。

錢恒非常受用,淡淡道:“不僅如此,我還在皇家園林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。”

“有一尊神秘的大人物悄悄降臨燕京,就連九爺都對其俯首稱臣。”

轟!

蘇千柔雙目中露出震驚之色。

九爺誰不知道,燕京頂級大佬啊。

竟然還有讓他甘心臣服的強者?!

這人得多大能量和勢力!

蘇千柔難以想象。

對於自己來說,太遙遠了,連進個皇家園林的資格都冇有。

“親愛的,你看清楚那個大人物了麼?”

蘇千柔問道。

錢恒搖了搖頭。

蘇千柔冇有繼續追問下去,轉而一笑道:“我不管其他人怎麼樣,我覺得我老公是最棒的。”

錢恒在蘇千柔身上享受了一把。

“你放心,這次婚禮絕對讓你風光無限,燕京震動。”

“蘇淩瑤連給你提鞋都不配!”

錢恒眼中閃過一抹憤恨之色。

對蘇淩瑤求而不得,已經轉變為報複性的怨恨了。

“親愛的,不知道是誰在幫她,天弘投資竟然親自上門找她簽約。”

蘇千柔非常不滿和疑惑。

錢恒淡淡笑道:“投資公司注重形象和信用,趙先明劣跡斑斑,天弘投資肯定是為了消除不良影響才息事寧人的。”

“不然怎麼會連夜將趙先明開除,甚至在燕京都找不到此人了。”

蘇千柔一臉吃驚之色:“找不到此人了?”

錢恒點點頭。

這一切的操作,明顯就是天弘投資乾的。

他們可不相信,憑藉蘇淩瑤有這個能力。

就算是蘇家也不行啊。

想通這一點,蘇千柔臉上的疑惑消除。

她輕聲嗤笑道:“還以為她背後有人撐腰,看來我真是想多了。”

錢恒雙手撥開蘇千柔的頭髮,抬起她的下巴:

“寶貝兒,你跟她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,放心吧,等我叔回來,錢家,將成為燕京頂流!”

蘇千柔雙目再次瞪大。

自己馬上就會成為頂流豪門太太了!

她興奮得叫出聲,眼底卻閃過了一抹冷色。

蘇淩瑤,你就等著20號,淪為我的墊腳石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