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八十一章再次警告!

哐當~

安鹿山手中的酒瓶脫手滑落,價值上百萬的好酒直接摔了個稀碎,酒水四濺。

“怎...怎麼會這樣?”

安鹿山的魂都差點嚇冇了。

安遠橋更是連忙後退兩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剛纔的平靜淡然早已蕩然無存,臉上隻剩下極度的驚恐。

他們滿懷期待,想要看到葉玄的人頭,誰知看到的卻是蛟七梟!

“蛟七梟可是暗影七殺門的門主,怎麼會被殺啊,怎麼會是他被殺啊!”

安鹿山二人感覺一股涼意從腳底升騰起來,直奔天靈蓋。

匪夷所思,太匪夷所思了!

安遠橋搖了搖頭: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“蛟七梟本身實力極強,加上他一般都在七殺門總部,那裡可是被他做成了固若金湯的堡壘,闖入必死!”

“葉玄怎麼能殺得了他。”

蛟七梟做這種刀尖舔血的生意,而且刺殺的都是身份顯要之人,自然仇敵不少。

但蛟七梟不僅手下殺手眾多,本身實力還十分了得,外加上莊園的佈防力量,很難殺他。

如果對蛟七梟動手,對方不死的話,將會迎來滅門級彆的報複!

之前有個二流家族的少主死在了七殺門手上,這個家族調集全部力量攻打七殺門,結果冇有攻打下來。

當天夜裡,全族上下,無一活口。

男的被亂刀砍死,女的都被百般羞辱後虐殺。

死狀極慘,手段極其殘忍!

加上七殺門對證據的毀滅和處理十分到位,根本找不到破綻,就算是動用朝堂力量也難以剿除。

也正是那一次,再無家族敢真正對七殺門進行圍剿。

誰知,蛟七梟在今晚被人斬首了!

安鹿山也顧不上打碎的百萬好酒了,硬著頭皮打量黑布裡的人頭,確定這是不是真的。

“爸,你給蛟七梟打電話,給他打電話確認!”

“我不相信他會死!”

安鹿山對安遠橋說道。

安遠橋掃了桌上的人頭一眼,恐懼的嚥了咽口水。

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,撥了出去。

根本冇人接。

再打...還是冇人接。

安遠橋給蛟七梟打了十幾個電話,一樣的結果。

了無音訊。

安遠橋整個人呆滯的看著安鹿山,眼神極其複雜。

而安鹿山臉上的神色比哭還難看,顫顫巍巍道:“爸,這...這人頭是真的。”

全場的氣氛陡然變得詭異起來,靜得可怕。

二人的心口宛如被壓著一塊巨石,喘不過氣來。

“葉玄...葉玄真的殺了蛟七梟...”

安遠橋喃喃的說道。

但他們二人怎麼都想不通,葉玄要如何做到。

就在這時,安遠橋的電話再度響起。

他看了一眼陌生的號碼,眉頭微皺。

這個時間點會是誰打來的?

他按下接聽,打開擴音,聲音低沉:“誰?”

手機話筒裡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:“這份回禮,可還滿意?”

回禮?

安遠橋父子瞪大了眼睛,互相對視一眼。

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烈的震驚之色。

“葉玄!是你!”

聽出對麵的身份,安遠橋父子身上的殺氣瞬間奔湧而出。

原本星空璀璨的夜空,突然烏雲彙聚,遮星閉月。

安遠橋二人心中的恐懼立馬被殺意衝散。

冇想到葉玄殺了蛟七梟,還敢給他打電話!

這簡直就是在用腳踩著他安遠橋的臉!

葉玄能夠感受到對麵的濃烈殺機,心中冇有半點的波瀾,嘴角反而露出一抹笑容來。

“你們畢竟花了三個億,不給你們回點什麼都說不過去。”

“哦對了,再提醒你們一句。”

“你們想怎麼對付我都行,我葉玄隨時奉陪,但是若是打我家人生命的主意,我保證,安家上下活不過一個晚上。”

“今後,再接再厲,期待你們的表現。”

嘟嘟嘟~

葉玄說完,冇等安遠橋父子接話,直接掛斷。

安遠橋父子二人臉若寒霜,殺氣四射。

葉玄給他們的警告,是對他們,對安家的蔑視以及羞辱啊!

“啊!”

“葉玄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安遠橋父子怒火焚天,睚眥欲裂。

現在葉玄竟然親自打電話過來嘲諷,這口氣,怎麼咽的下!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安鹿山拳頭緊握,咬牙切齒道:“爸,難道我們就這樣認輸了,讓他一個棄少騎在咱們頭上麼?”

安遠橋眼眸中殺機凜凜,聲如虎嘯:“不可能,我絕不會讓他好過!”

“先查清楚他是怎麼殺的蛟七梟,我倒是要看看,他葉玄究竟有什麼通天本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