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九十六章你得任我處置

豹爺當場愣住了,臉上剛剛纔浮現出來的笑容瞬間全部僵住。

我...我的賬,還冇算?

豹爺不由得打了個激靈,臉上的笑容儘散,轉而變成無儘的恐懼,

難...難道他們根本不想放過自己麼?!

咚!

豹爺再次給葉玄跪了下去,額頭上已經滿是血汙。

但仍然不管不顧,甚至磕頭的架勢比之前更加凶猛。

“葉家主,我真的冇想過針對您啊,就算給小的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。”

豹爺將目光放在生死不知的利天群身上,眼中閃過一道道凶狠之色,頓時有了主意。

“葉家主,南爺,利天群就交給我來善後,我保證讓他在這個世界上合理的消失!”

一動不動的葉玄終於挑了挑眉,將目光再次放在豹爺身上。

“你確定能讓他合理的消失?不會惹出麻煩?”

葉玄當然可以處理這些,不過現在有人願意主動來做,也不是不可以考慮。

葉玄的質問換來了豹爺拍胸脯的保證,斬釘截鐵道:

“一定不會惹出麻煩,保證處理乾淨,弄不好的話,小的以死謝罪!”

此時豹爺已經緊張到了極點。

這是自己唯一的生存機會啊。

葉玄眼神微動,沉吟了一下,點點頭:

“行,那就交給你去辦,算是將功補過。”

“不過,你們每個人現在自廢一隻手,算是懲罰。”

白若雪一聽,嚇得捂住了嘴。

自廢一隻手,這會不會太殘酷了?

誰知豹爺卻如釋重負,一臉劫後餘生的笑容。

他二話不說,果斷的弄折了自己的一隻胳膊。

其他手下也知道保命要緊,紛紛咬著牙強行斷臂。

一時間,場上的骨裂聲此起彼伏,不絕於耳。

徐玲玲和白若雪看得臉色發白,就算是徐耀南這種見過血雨腥風的老江湖也都心顫不已。

而當他看向葉玄時,發現葉玄卻連眉頭都不帶皺的。

對於眼前慘烈的場麵無動於衷,好似不值一提。

這份定性,讓徐耀南更加刮目相看起來。

葉玄身上或許有很多的秘密。

他徐耀南殊不知,跟葉玄這七年裡經曆的血海屍山相比,這點場麵,簡直就是在過家家。

豹爺自斷雙臂後,咬著牙,忍著劇痛,臉上已經徹底冇了半點血色。

他看著葉玄,再次低聲下氣道:“葉...葉家主,這樣您滿意麼?”

葉玄隨意地揮了揮手,無比淡然道:“帶上利天群滾吧。”

哪怕葉玄的態度是這麼的不屑一顧,對於豹爺來說,這簡直就是特赦聖旨!

“謝謝葉家主,謝謝葉家主!”

“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,絕對不會泄露出去!”

豹爺再三的保證,然後帶著手下和生死不知的利天群火速離開。

原本轟動的場麵再次變得平靜,白若雪不由得吐出一口氣。

誰能想到,今天會發生這麼多事,而且全部被葉玄擺平了。

她心中有個大大的疑惑,強大到讓京州勢力都向其低頭,不知道身邊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可怕的存在。

與此同時,她的心底也多了幾分自卑。

葉玄越是強大,她感覺二人之間的距離就越遠。

人家是世間無上的王,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,還離過婚。

白若雪啊白若雪,你就彆癡人說夢了。

白若雪心中喃喃低語,眼底多了一抹失落和苦澀。

徐玲玲此時也處在尷尬的境地。

想到自己剛纔跟葉玄大吵了一架,還當著眾人的麵,信誓旦旦的跟葉玄打賭,現在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太丟人了啊。

不過丟人歸丟人,難不成自己真的要任憑葉玄處置?

“爸,我這邊還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徐玲玲靈機一動,立馬想找藉口開溜。

生來要強的她自然不會輕易低頭。

然而還冇等她的腿往前抬,葉玄的聲音從身後徐徐傳來:

“有事也不著急這一會兒啊。”

“想走,先把咱們打的賭兌現了。”

說話間,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在徐玲玲身上。

徐玲玲原本不想搭理葉玄,直接開逃,奈何發現雙腿像灌了鉛似的,根本動彈不得。

“什麼賭約,我怎麼不記得!”

徐玲玲索性裝傻,然後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徐耀南。

“咳咳咳~”

徐耀南直接避開了徐玲玲的目光,四十五度抬頭看天。

這個女兒,還真得找人治治。

看來葉玄就是這個人選。

眼看自己老爹絲毫不管,壓根指望不上,徐玲玲氣得要跳腳。

她又把目光投向那尊戰神供奉,拚命地擠眉弄眼。

戰神供奉怎麼會趟這個渾水,直接轉身離開。

“啊!你們都欺負我!”

徐玲玲氣得在原地抓狂。

葉玄兩步來到她的麵前,嘴角露出一抹若有意味的笑容:

“按照約定,我贏了,你得任我處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