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章對決半皇級!

仲月溪神情有些凝重。

這種強大的存在她也是第一次見。

今天可謂是長見識了。

仲月溪不禁看向葉玄,但葉玄的淡定表情讓她微微吃驚。

麵對這種恐怖級的存在都毫無波瀾,她此時滿是好奇,這個男人會如此應對接下來的強敵和局麵。

尤王朝無比蔑視的掃了在場戰神級強者一眼,冷哼一聲:“土雞瓦狗!”

尤萬裡看到眾強者被尤王朝直接震退,內心狂喜,臉上的驚懼之色也一掃而空,隻剩下滿滿的得意和猙獰。

“葉玄,看到了冇,這就是我尤家守護神的實力,他一人可以吊打你們一群!”

“你趕緊把我放了,或許還能求得一線生機!”

尤萬裡現在有尤王朝撐腰,人都硬氣了不少。

葉玄嘴角微微翹起,眼皮微抬,目光盯著尤王朝:

“半皇級強者,確實讓我意外。”

尤王朝滿臉不屑,輕哼一聲:“既然知道我是半皇級強者,那還不快把人給我放了!”

葉玄朝尤萬裡抬起手:“放人。”

仲景天等人眼露震驚之色。

葉玄這是怕了,真要放人?

心中不由得捏了一把汗。

仲月溪眼眸中多了一絲失望之色。

這種做法真不是她預料到的。

見葉玄服軟,尤萬裡笑得極為猖狂。

“葉玄,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了吧。”

“你想要我死,可惜啊,我死不了!”

尤萬裡心中冷意森森。

大難不死,仇人必誅!

今天自己就要親自手刃了葉玄,之前受到的一切屈辱,也全部要奉還!

然而抓著他的兩尊戰神級強者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,接著手一鬆,冇等尤萬裡反應過來,整個人瞬間直直墜入萬丈深淵。

“啊!”

半秒鐘過後,一聲歇斯底裡的尖叫聲從斷崖深處傳來,不過僅僅一瞬而逝。

這突如起來的一幕,嚇壞了在場所有人。

眾人都瞪大了雙眼,傻愣愣的站在原地。

仲月溪美眸裡滿是震驚之色。

不是說放人麼?尤萬裡怎麼被扔下去了?!

仲景天更是頭皮發麻,冷汗直冒。

葉玄竟然敢當著尤家半皇級強者的麵,殺了尤萬裡?!

這不是找死麼!

那可是半皇級強者啊!

尤王朝愣了數秒鐘,臉色驟變,勃然大怒,殺機沖天。

“葉玄,你敢殺他!”

葉玄攤了攤手,漫不經心道:“你讓我放人的,人,我已經放了。”

“而且,你又冇說這個人是放在地上,還是放在地府。”

轟!

尤王朝身上一股可怕的殺氣直上九霄。

放肆!

太放肆了!

今天自己居然被人擺了一道!

眾人也都看傻了。

這...這是葉玄把對方給耍了?

耍了一尊半皇級強者?

仲景天和馬如龍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思考了。

在場的都是戰神級強者,怎麼與半皇級對抗?!

“葉玄,你這是找死!”

尤王朝臉上怒火與殺氣交融,整個人帶起一道白色流光,直取葉玄的命!

就見場上陡然出現一條白色匹練,勢如破竹,無人能擋。

周圍的戰神級強者根本不能靠近。

“小心!”

仲月溪不禁朝葉玄喊道。

在這一刻,她心中忍不住的擔憂起來。

誰能擋得住這一擊啊。

“葉玄,今天不僅你得死,在場的這些人,都得死!”

“還有你的家人,通通要給尤家族人陪葬!”

“今天就讓你知道,什麼叫做尤家家威不可辱!”

尤王朝宛如一顆炮彈,眨眼間來到了葉玄麵前,拳頭狠狠地朝葉玄砸下。

一股可怕的風暴宛如螺旋鑽頭一般,朝葉玄裹挾而去。

不管是尤王朝的拳頭還是形成的風暴,都足以致命,甚至將人撕成碎片!

眾人全部捏緊了拳頭,心裡更是為葉玄捏了一把冷汗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這種恐怖攻擊,葉玄真的能承受住麼?

就在尤王朝的攻擊要落在葉玄身上時,葉玄終於動了。

隻見葉玄抬起頭,一字一句道:

“打我家人的主意,就算你是半皇級,又如何!”

轟!

話音未落,一股更加強大的氣勢從葉玄身上奔騰而上,直斬九重雲霄。

原本尤王朝好似一座巍峨大山,而葉玄這股氣勢卻像一把劍,直接劈開了這座巍峨大山!

更重要的是,這股氣勢越來越強,越來越恐怖!-